已连续七年就此提出建议的省人大代表林慧称

2020-08-13 10:39

就讲去年,代表提出:广深高速应尽快主动降价,履行社会责任。省交通厅竟然回应:尚无因高速公路拥堵等原因而降低收费标准或处罚的政策规定。这是什么逻辑!高速公路拥堵不能高速,已属“货不对板”,就算公路法没有相关规定,还有其他法律法规吧。比如《物价法》有关服务质量降低应该受到处罚的规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关于消费权益受侵犯应该得到赔偿的规定,怎么就没有“相关规定”呢?再说了,人大代表要求的是企业履行回报公众的“社会责任”,这需要什么规定呢?难道交通部门连这个都不懂吗?

值得警惕的是,去年省交通厅回应“广深高速降价建议”时提到,“广东高速公路建设存在融资难,‘十二五’资金缺口达400亿元,至今还未解决”。这同两年前省委领导要求研究全省公路实行免费时,交通部门居然提出7000亿元的“资金缺口”一个样!难道就因为你交通部门建设缺钱,就可以将这样一条国有部分股权的投资早已赚回的高速公路,继续分毫不减地收费下去吗?连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王荣也认为,广深高速从收益回报来说,已达到一定的水平,应考虑使价格更加公平。这难道没有道理吗?

希望林慧代表能够征集到足够数量的代表签名,将这个建议变成议案,依照国务院《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依法要求取消广深高速中属于省公路建设公司的52%部分的收费,使广深高速的收费直接降低52%。

不要忘记,广深高速的经营方,有52%股权是由国有资本掌握的,政府并非无可作为的。但就在前年,竟还借口“统一规范全省高速公路收费”,公然把小车收费从72元涨到74元,后来在舆论压力下才减到70元。这也可看出,降价其实是可以的,根本不存在某些人所说的“损害投资者利益和政府信誉,可能引起法律诉讼”的问题。

报载,包括深圳市长在内的60余名人大代表,前天联名提出“关于降低广深高速公路收费标准”的建议,要求这条总投资114.2亿元、累计收费已达411亿元的高速公路降价。已连续七年就此提出建议的省人大代表林慧称,“为了让事情得到解决,我们也退了一步,没有说让它全免”,并表示“若仍无结果,将提出询问”。

广深高速被称为“中国最赚钱的高速公路”,其继续收费一直饱受诟病,省人大代表已连续10年提出降低收费的建议。其经营方虽是上市公司,但52%的股份是由国企广东省公路建设公司掌握。面对人大代表的“降费”建议,其上级主管部门省交通厅每次都为自己辩护,总是办理得不让代表满意,难怪被斥为“费坚强”。

对于广深高速的“费坚强”,我们应该支持人大代表提出“询问案”,询问交通部门:这条高速路的收费中,国有部分的还贷基数是多少,收取的通行费有多少用于还贷,现在还贷结束没有?如果还贷结束,为什么不依照国务院《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的规定取消国有部分的收费?

显然,“费坚强”存在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某些政府部门与民争利,而不是站在为人民服务的立场,不是从全面促进珠三角地区发展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甚至根本就不把人大这个最高权力机关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