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做实业的

2020-06-11 16:36

沈姓负责人还称,不记得这栋孵化器楼内有多少家孵化企业了,这是“商业秘密”,并拒绝留电话号码给记者,称“没必要”。

同日上午,湖南省科技厅高新处周姓科长向记者介绍说:“孵化企业是根据在孵化器里的所占的面积来享受国家相关优惠政策的,比如,你的企业占地面积100平米,那就享受100平米的优惠政策,这个是几级(政府部门)要核实的。”

果真如迪斯生物所说吗?

土地使用性质变更过来了吗?湘能孵化公司是否还在享受国家有关优惠政策呢?4月3日,记者来到了长沙国家高新区管委会。

最终,此事最终诉诸法院,法院判决认为,“湘能孵化器公司……将迪斯生物所租场地断电断水的行为确有不妥之处,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迪斯生物系湖南省高新技术企业,2005年,应长沙市政府、长沙湘能孵化器公司招商引资政策的号召,来到长沙市银盘南路的火炬城园区。

近来,湖南迪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迪斯生物”)董事长俞俊民正忙下半年登陆“新三板”的事儿。这家位于国家级长沙高新区内的高新技术企业,被业内认为有着光明的发展前景。

“3天后,湘能孵化器没有任何通知,突然对厂房断水、断电、断电梯,强令搬迁。”俞俊民说,“厂房内医用冰柜内需要低温保存的25.2万欧元的药品全部损失,加上其他损失近300万元人民币。”

同年3月,迪斯生物与湘能孵化器公司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迪斯生物长期租用后者位于高新区火炬城m6栋4楼的工业厂房;5月,迪斯生物先后投资人民币500万元建成十万级试剂生产车间及三十万级辅助间净化项目。

政府部门回应:孵化器老房子想做什么,无法干涉

于是,迪斯生物二度起诉。

3月24日上午,记者来到了迪斯生物当年所在的厂房,原来这里变成了香水湾洗浴城,外表装饰豪华,外墙上标有服务项目:顶级水疗、假日客房、韩式汗蒸、vip会所……

他同时透露,湘能孵化器公司在高新区多年了,房产都是属于湘能孵化器,公司想做什么,高新区没办法干涉。目前,湘能孵化器公司在高新区买了2栋楼重新做孵化器,“只要你在搞孵化器,我们的政策就可以延续的,垂直到孵化器内企业,至于老房子干嘛,我管不了”。

迪斯生物:停水、停电,强令搬迁

在香水湾洗浴城西侧的一条小马路旁,“和润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牌子赫然在目。据保安介绍,和润酒店投资管理公司就是在经营香水湾。

判决书认为,迪斯生物和湘能孵化公司之间形成了不定期租赁关系,依据《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可以随时解除合同,但出租人解除合同应当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承租人。湘能孵化公司在未依法行使合同解除权的情况下,将迪斯生物所租场地断电断水的行为确有不妥之处,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迪斯生物对其诉请为提交充分证据证明,故本院对迪斯生物要求湘能孵化公司赔偿其诊断试剂损失217.6万元、固定资产损失33.6万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2014年3月14日中午,在长沙高新区麓谷的一个厂房里,新云医工总经理刘子云及其夫人朱女士说起搬离湘能孵化器公司时,一脸愤慨。

而迪斯生物等多家企业入驻的正是m6组团。

停水、停电带来的损失,不止迪斯生物一家,湖南新云医疗装备工业有限公司(下称“新云医工”)也同遭厄运。

此时,办公室另外一位负责人则称:“(土地使用性质改变)跟你这个采访没关系。你要了解这个干嘛,采访动机不明确。(你采访)至少要两个人,我们一般只接待两个人,一个人为私,两个人为公,否则不接待。”

早在2013年12月5日,迪斯生物酒曾向长沙高新区管委会投诉,称“湘能孵化器公司为达到将成片科研生产厂房用于商业淫秽色情场所、酒店、汽修厂等之目的,对近百家企业实施断水断电强制搬迁行为,造成正在孵化中数十家中小型高新企业被迫搬迁,发展一度受挫。另一方面湘能孵化器公司利用国家对孵化器企业的优惠政策,骗取国家的税收和政策支持”。

据朱女士回忆,新云医工早在2003年就入驻了湘能孵化器,“我们进去的时候,湘能孵化器好热情,公司周围都还很荒凉,不像现在热闹非凡”。为此,新云医工花费20多万元装修厂房,决定在此大干一番事业。

2011年,新云医工突然接到通知,房租不续约,限期3个月内搬迁,这对新云医工迎头一棒。“关键是停水、停电,影响了生产,很多客户等着发货。”刘子云说。

湘能孵化器公司官方网站介绍,其隶属于湖南湘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于2003年12月注册成立的科技企业孵化器,是长沙高新区认定的科技企业孵化器之一。2013年,湘能孵化器公司被国家科技部认定为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它拥有长沙高新开发区火炬城m3、m6、m7组团三个基地,多次被长沙高新区评为先进科技企业孵化器。

4月3日上午,在长沙国家高新区管委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称,湘能孵化器公司是高新区内的企业,但假如孵化器改成了酒店,那么就不能享受国家系列优惠政策。

而记者几经多日调查发现,迪斯生物等企业离开后,这栋大楼变成了水疗酒店。一个孵化器大楼为何变成了洗浴场所?是否还继续享受国家相关政策扶持?土地使用性质变更了吗?被搬走企业如今身处何方……诸多谜团待解。

“湘能孵化器不和企业续约,就是想让这栋楼变成酒店,搬迁费是由酒店支付的。”俞俊民一语中的。

3月24日上午,记者来到了位于银盘南路的湘能孵化器有限公司,在5楼的大办公室里,一位沈姓负责人面对记者的来访,态度冷漠。

湘能孵化器与迪斯生物的这场博弈上升到了法律层面。去年年底,长沙市岳麓区法院也对此作出了判决。

因其企业的特殊性质,公司产品对厂房的建设要求必须要达到国家有关标准,不得已,刘子云头顶烈日四处选厂房、装修、搬迁。与其他企业不同的是,刘子云没有得到一分钱的搬迁费,“我是做实业的,太忙了”。

有的企业因生产太忙忍气吞声,有的企业因损失惨重诉诸法律,迪斯生物选择了后者。

据记者得到的资料显示,与迪斯生物同在一栋楼的企业有博翔新材料、隆泰科技、铭盛科技、水杯子分质供水公司等多家企业,这些企业无一不被搬走至其他地方。

他认为,湘能孵化器公司和企业的合同到期了,就自然终止了,合同没到期的,都给了补偿,达成协议。对于上述企业所述的停水、停电一事,他直接否认:“(我们这里)几百家企业,(若是)经常停水停电,不早走了?不可能停水、停电,国家停电怎么办?找国家赔啊!”

直面湘能孵化器:采访动机不明确,不接受采访

2010年底,双方未重新签订2011年租赁合同,但双方仍然认可双方的租赁关系,并继续按照2010年租赁合同执行。

而至于湘能孵化器公司是否改变了土地使用性质,红网记者将持续关注。

现场探访:孵化器摇身变水疗酒店

2011年10月10日,迪斯生物起诉至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后经调解,湘能孵化器公司承诺将给予迪斯生物科技孵化资金500万元作为扶持基金,并由和润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一次性支付20万元作为搬迁补偿。

法院判决:湘能孵化公司断电断水确有不妥之处

面对记者采访,湘能孵化器公司的答复是“你要了解这个干嘛,采访动机不明确”、“我们一般只接待两个人(记者),一个人为私,两个人为公,否则不接待”。

2011年8月20日,湘能孵化器通知迪斯生物,以拖欠房租为由要求立即搬出厂房,但迪斯生物称,一直按约缴纳租金,深感莫名,遂致函说明情况,对账确认。

但是,自从前几年开始的与长沙高新区内长沙湘能科技企业孵化器有限公司(下称“湘能孵化器公司”)的一场纠纷,让他的企业跌了一跤——“我租了湘能孵化器公司的场地进行生产,他们为了赶我们离开,经常断电、断水,损失达200多万。”2013年3月下旬的一个午后,俞俊民说起此事时,声音提高了几分。

至于原作为孵化器的大楼为何变成了水疗酒店,土地使用性质是否由工业用地变成商业用地,沈姓负责人称“不管是商业用地和工业用地,你不要纠结这个东西”。

据她介绍,至于湘能孵化器公司租赁场地改为酒店,那么所在酒店这一块场地是不享受任何优惠政策的。

同遭厄运:多家企业搬离孵化器

事情发展至此,或许网友会有疑虑,迪斯生物和湘能孵化器的一场纠纷,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和润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由其支付20万元搬迁费给迪斯生物呢?

这个判决结果,在俞俊民看来虽然其经济损失无法有充分证据,但“还是赢了”。但围绕湘能孵化器和这栋孵化大楼的诸多谜团仍未解开。

12月6日,迪斯生物撤诉。和润酒店公司也支付了搬迁补偿费,但湘能孵化公司却以科技孵化资金报告未获通过为由取消了对迪斯生物的资金扶持。